早就知道日本的物價高,住宿費更是驚人,除了固定的房租之外,還要交押金禮金,而且幾乎都是拿不回來的。因為這間學校保證每人都可以有宿舍住,不用自己找,所以我就決定申請這間學校。很多外國人來到日本之後,都很驚訝日本的住宿為何如此貴而且很狹小,但兩手一攤,我們還能有什麼方法?
    學校自營的宿舍仕伏寮,應該是學校列出的一串宿舍清單中最便宜的。但每月三萬住宿費,什麼都沒有,連床都沒有,只能睡很舊的榻榻米,連洗澡都要投幣。我當然不可能選,再怎麼窮困,人生有些回頭路是走不回去的。
    於是我在一串清單中,決定了ハイツサンポ。這間宿舍包水電瓦斯,而且有個人浴室及廚房,若月付四萬八,還可擁有電視冰箱等家俱。入住費三萬。同等級房價的松屋,房間雖大,但不包電及瓦斯,而且沒有冰箱,入住費高達十萬,我為了十萬而沒有選松屋。雖然那浴室裡的浴缸看起來非常誘人。
    不過真的決定サンポ之後,我倒有些不安,總覺得跟其他的比起來,似乎過於便宜,我還一直跟小蘭姐說,「我會不會是住到鬼屋?」
    真的到了サンポ之後,我知道原因了,這間離學校是最遠的,而且,當我打開陽台之後,我第一直覺是「靠,全京都最醜的景觀就在我窗外嗎?」而且光看數字無法對房間大小有感覺,所謂的廚房,也不過就是個洗水槽加上一個單口瓦斯爐。然後窗外景觀醜,入夜就會發現,後方的陸橋不斷傳來汽車狂奔的聲音,京都最可愛的叡電(此時一點也不可愛)大概要到十二點才是末班車時間。然後,週六的清晨,窗外的廢車廠八點就有人開始工作,即使再累,要睡到九點,得盡人生最大的努力才辦得到。然後就會想到,我在台南的房間足足有現在的兩倍半大,而且只是睡房而己。偶爾會想,我到底是為什麼?

ano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